第三中文网 > 言情小说 > 案发现场捉拿傲娇老公 > 第九十六章 和我分手(六)

第九十六章 和我分手(六)

  “阿姨,这管道老化了,得去买个新的。”温则钊拆了旧的水管子给李莹看,并跟她解释着。

  “那我去买。”李莹忙解了围裙。

  温则钊拦住她说:“还是我去吧,我开车去方便。”

  温则钊出去买零配件,陈潇一个人坐在客厅里和在厨房的李莹好像是在两个世界,她想了想,关了电视,也进了厨房。

  “有没有什么要帮忙的?”陈潇想要做点事情好让气氛缓和一些。

  李莹摆摆手说不用,也没多少事情要做,陈潇看她洗菜,切菜,忙着和面,手底下全是活。

  “妈,为什么要骗我?”陈潇方才就想问这个问题,现在就剩她们母女两个在家,她当然想要马上了解整件事的因果。

  李莹手上和面的动作一滞,停了几秒又开始慢慢揉着面团,回道:“我当时骗你是因为我想要离开H市,彻彻底底的,断了和H市一切的联系,包括你。”

  陈潇不解,继续问:“为什么?”

  “你爸死后我每天都饱受折磨,我脑海中不断不断幻想出他被人打死的样子。这个噩梦我已经做了将近二十几年,从我嫁给他那天就开始。

  你知道作为一个警察家属是多么的难吗?况且你爸还是缉毒警察,而且自从你出生之后我这个焦虑和担忧越发的严重了,你爸爸那时工作忙,任务重,几乎都是后半夜才回到家。

  前半夜我根本就不敢睡,你在一旁哭哭闹闹,而我每天晚上都在担心万一一些丧心病狂的毒贩找到我们了怎么办?绑架我们,拿我们的性命要挟你爸爸怎么办?

  后来,我担心的事终于还是发生了,有一次在下班回家的路上有人绑了我,你爸爸为了救我差点搭进去半条命,那时你还小,我真怕我就这么...”

  李莹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那次绑架的事件尽管过去了这么多年,可如今再次被提起仿佛历历在目,恐惧和害怕的感觉又再次袭来。

  她当时真的怕她自己就被绑匪撕票了,她怕当时年龄还不足两岁的陈潇没人照顾,她怕的事情太多了,那是一种心理和生理上双重压力。

  陈潇不知道有这回事,家里也没人提及过,她只知道妈妈保护她保护的很好,不准晚归,休息天不准随意出门,不准这个那个。

  她那时一度认为是李莹太过紧张,管教得太过严格,陈潇现在全都明白了妈妈的用意。

  “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在接受心理治疗,可效果都不是很好。可能跟你爸爸后来做了缉毒队大队长有关,再加上你也瞒着我报了警校。

  我一想到家里以后会有两个警察,我真的没法再承受下去了。我感觉以后我会变得更加紧张,更加焦虑。直到有一天我接到了你爸爸的死讯,我的世界彻底崩塌了。

  整个H市好像都没我的容身之处,我觉得处处是陷阱,处处是危险,我没法在H市好好的生活,没法跟人打交道,我看每个人都好像是坏人。

  那段时间我真的好像疯了一样,一回到家我隐约还能看到你爸爸的影子,我看见他那套警服,我眼泪就止不住地流。

  潇潇,你能明白我说的吗?我就是...我就是活得太紧张了,我就是太胆小了,虽然我知道离开咱们那个家,离开你是我的不对,是我自私。可是我是个普通人,我也想好好的正常的过生活,过日子,不想每天胆战心惊的。”

  李莹说完哭得更厉害了,说完这段话已经耗费了她所有的力气,她由于情绪激动差点没站完脚步,还好陈潇手快及时扶住了她。

  陈潇不知道李莹经历过这么多痛苦的日子,那种担心,那种忧心忡忡的感觉她不是没有体会过,前段时间温则钊被绑架的时候她比谁都着急,她急得整夜整夜都合不上眼睛,人一天没有救回来她一天安不了心。

  而且后来绑匪让她放弃调查手头上的案子他们才会放人,陈潇那一刻才知道原来这一切的阴谋都是因为自己,因为自己是个警察,因为自己调查了不该查的案子,因为自己惹到了不该惹的人。

  她的职业生涯还有这么长,但她又不想辞职,她太热爱这份工作,她觉得自己也在做着父亲未完成的事业,好像是父亲的生命有了延续。

  而且陈潇不确定以后还会不会碰上这种绑匪以要挟家人性命来阻止她维护正义。

  陈潇心里由生了一个念头,只有和温则钊分手才能保他一生周全,她不能让历史再重演。

  “妈,我懂了。”

  母女俩刚聊完天,温则钊就回来了,他一走进厨房看见陈潇的母亲哭红了眼睛,他又看了看陈潇的脸色也不是太好,估计母女两刚刚聊了些掏心窝子的话,他没多说什么,安安静静地在那里安装新买回来的水管。

  “好了,应该是通了,阿姨您试试。”

  李莹抹了抹眼泪,走到水池旁,拧开水龙头,水哗哗地流走了,她给温则泽比了一个大拇指,夸赞道:“小温你还真行,三两下就给弄好了!”

  三人吃了午饭,李莹年纪大了吃完饭就有点犯困,她睡前将另外一间房收拾出来让陈潇和温则钊好有个休息的地方。

  陈潇坐在床上发怔,温则钊上完厕所后回来见她怔怔地坐在那里出神,他刚刚就发现陈潇的状态不对,情绪低落,吃饭也没什么胃口。

  温则钊走过去蹲下,轻轻握住她的手,有些微微的凉,他将陈潇冰凉的小手紧紧包裹在自己的大手中,柔声问道:“怎么了,潇潇?刚吃饭时就见你脸色有点难看,太累了还是哪里不舒服?”

  陈潇将自己的手从温则钊的手中抽离出来,她没有什么表情的回答道:“没有,昨晚没睡好而已。”

  她其实还想多说一句,那就是和他说分手。

  “那快睡一会儿吧,我也有点累了。”温则钊正欲脱下身上的外套,却听到陈潇冷冰冰的声音又响起:“阿钊,我们分手吧。”

  什么?温则钊心跳忽然停了一下,他没有听错吧?分手?陈潇刚刚说的是分手?

  “潇潇,你累了,先休息一下再说。”他觉得陈潇一定是累糊涂了才说了方才那样的糊话。

  “我说,我要和你分手。”陈潇一字一顿道,她说的时候面无表情,但其实每一个字都像一根根针直直地在戳着她的心尖。

  温则钊慌了,他不知道自己最近又做错了什么,还是她知道了赵海是他的父亲,他很混乱,他不知道哪件事惹到了陈潇,以至于让她说出分手这句话。

  “潇潇是不是我最近表现得不好?还是说我又做错了什么事情惹你生气?你说出来我改,但求你别说分手。”温则钊近乎卑微地说道。

  陈潇忍住快要落下的眼泪,憋着一股劲说:“我就是不想和你谈下去了!我就是想分手!你哪哪儿做的都不好!你大男子主义!你...你烦人!”

  温则钊好像没有什么缺点可以让她说,就连大男子主义也是她胡扯出来的,他根本就是个没有缺点的人,他根本对自己就是十分的好。

  “潇潇,你有什么不开心,有什么怨气,有什么不满尽管打我骂我,我大男子主义我改!我烦人我会和你保持好距离!你提的意见,你提的要求,我全部都会满足你,请你真的不要说分手这样的话,你知道我有多爱你。”

  温则钊单膝跪在地上,紧紧握住她的手,他刚才说话的声音很颤抖,如鲠在喉,分手两个字大概是这世界上最能伤他的话,而陈潇也是这世界上最轻而易举将他击败的人。

  陈潇听他这么一说,心里又软了下来,他分明没做错什么,他分明就是个好好先生,他一点都不烦人,陈潇甚至想要他就这么24小时的黏着自己。

  可她真的怕,怕温则钊以后会再遭遇不测,好像妈妈说的那样,每天提心吊胆的过日子,她想让她的男孩这一生平平安安。

  陈潇一把推开他,抑制不住地说:“你为什么就这么死心眼?你能不能放过我!这世界上比我好的姑娘那么多,你能不能去找找别人?别在我这一棵树上吊死!”

  她其实舍不得骂温则钊,可事已至此她必须这么说。

  “我就是吊死也要在你这颗树上吊死!”温则钊的情绪突然激动了起来。

  陈潇被他这一句话呛住,她自个儿的嘴这么笨根本不可能说得过温则钊。

  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她走还不行吗?

  心里感觉到很憋屈的陈潇径直走出了房间的门,直接走了出去,只听到“砰”一声响,响声惊醒了正在午休的李莹。

  她披了件衣服出来想看看发生了什么事,她刚就听到他二人吵架的声音,李莹拉住正准备去追陈潇的温则钊问:“怎么回事啊?小温。”

  即使情况紧急,温则钊也耐着性子,宽慰她说没什么事,陈潇闹别扭走了,他现在要去追。

  “你快去追!这丫头性格就是这样!”

  

本文网址:/book/318/318910/8897819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http://m./318_318910/88978191.html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